星期六到該浸信會聽耶蘇................

世上哪有神?  

------------
我舅父昨晚起程, 今日到港.... 不知他會選住在哪, 我父母家很細, 我阿哥家就很大的公屋, 而我阿嫂是我這舅父的親戚(他老婆細妹或家姐的女), 這我怨他勁之多, 上一次因為他來了我們沙田家, 住了不敢再來港, 但今次又來, 他或他老婆後來在長塗電話中跟我聊, 因為他們勁之可憐, 他們生三個男子, 他都不換尿片, 唯獨幫我哥哥 bb 仔時換, 但我阿嫂為了搶錢(其實我們沒有甚麼錢, 且她很醜樣來騙我阿媽家人 ) 而他全家跟我舅不和, 扯著我哥回鄉也不探望我舅, 激得他們倆公婆要死, 明正言順靠個窿大o西,  阿嫂讀書時, 住在我舅父家, 現應該去住我阿嫂跟阿哥的家才對, 他們家大到可以踼足球, 而我父母家細到我要每天回東涌住一縮, 很夜都要回東涌, 第二天再出發去深水步, ....

我勁之怨他的心沒有放下, 卻因為沒有空嫻來怨才可叫放下....  

--
晨早被阿爸催幾時過深水步...... 她一天到晚都狂吵 (只是因為中風後的原故), 兩三個星期前天氣未熱, 但幫她換屎片時成身保持幾拾分鐘汗水, 她不斷要強而有力的右手, 右手充滿屎, 在我換屎片期間, 她不斷要將屎弄到整床物件都是屎, 一定要將屎抓在我身上....  mmmm, 要尿的時候, 很多時一打開, 她便屎在床上, 好在這個已改善, 數月前還轉介精神科, 雖沒有精神病紀錄, ....       猶記得我住過一天醫院, 不讓我下地去廁所我是何等.... 甚麼心情, 難怪她一直沒人扶去廁所激得要死, 但扶的話, 當時起碼要兩個人扶到周身骨痛都不計的話, 卻只是添加她很大跌地的危險, 很怕她頭部蹱到.   費了成年心機, 現她只能左身好些, 卻不能沒有倚靠而坐, 也不能自行站起來, 更不會自己行路... 只是左臉升上很多, 中風後變大口, 現變回很細的口...

但每每幫她運動, 猛被她攻擊...   還有很多.. 很多, 她不是負累, 只是其他原因, 生存真不易


創作者介紹

Julia Chen

juliachanhk2002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